您当前的位置:濮上新闻>时事>破除91限制 - 谢亚轩:中国国际收支进入第3阶

破除91限制 - 谢亚轩:中国国际收支进入第3阶段 贸易战等造成影响

2020-01-11 11:03:03 来源:濮上新闻

破除91限制 - 谢亚轩:中国国际收支进入第3阶段 贸易战等造成影响

破除91限制,本文选自“轩言全球宏观”,作者谢亚轩,原标题《中国国际收支的三个阶段——轩言·数语系列报告》。

核心观点:

2007年以来,中国的国际收支形势经历了三个阶段,当前中国的国际收支进入到第三阶段,即自主平衡的新阶段:经常账户保持小规模顺差,非储备资本和金融账户大幅逆差的局面得到扭转,储备资产自然增长,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

中国国际收支形势进入新阶段主要受以下因素影响:1、全球经济延续复苏态势,中国等新兴经济体与发达经济体之间的增速差扩大。2、全球货物贸易超预期回升对于国际资本流入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功不可没。3、全球金融市场彻底走出“危机模式”。4、美联储货币政策外溢效应影响有限,中国“保守”货币政策有利于国际资本流入。5、汇率预期趋于平稳改善国际资本流动状况。6、中国积极扩大金融市场开放的改革措施便利国际资本流动。

展望2018年,中国的国际收支改善形势并非一路坦途,贸易战、VIX指数上升和美元指数可能反弹等因素的潜在负面影响不容忽视,但全球经济复苏等基本面因素和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等政策因素也将继续发挥积极作用。因此,我们预计2018年中国非储备金融账户出现小幅的顺差或逆差的可能性比较大,储备资产余额保持900至1000亿美元“自然”增长的态势。

正文

2018年3月29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2017年《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最新的数据表明,2017年中国国际收支形势已进入一个新阶段。这个新阶段新在哪里,与此前的国际收支形势有什么不同,其背后的决定因素有哪些,本文将逐一分析。

过去10年中国国际收支形势可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2007年至2013年,双顺差时期。主要特征包括:一是,经常账户连续7年实现顺差,但顺差与GDP之比开始从高位回落。在这7年间,中国国际收支经常账户顺差的规模年均超过2500亿美元,顺差规模最大的一年是2008年,达4206亿美元。不过,经常账户顺差与GDP之比整体呈现回落的趋势,从2007年最高时的占比10.1%回落到2013年的占比1.5%。

二是,国际资本净流入,非储备金融账户基本实现顺差。7年间,除了2012年出现小规模逆差外,其余各年非储备金融账户均实现顺差,年均顺差规模为1674亿美元。顺差规模最大的一年出现在2013年,达3430亿美元,这事实上也是该项目有统计数据以来顺差规模最大的一年。

三是,储备资产余额持续快速上升。储备资产规模7年增加27280亿美元,年平均增加3890亿美元,是中国储备资产积累最快的时期,也是到目前为止最主要的储备资产积累时期。

四是,人民币汇率单边升值。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2007年末的7.30升到2013年末的6.05,整体上升17.1%。其间,在2008年底至2010年中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人民币基本盯住美元,在2012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出现过为时数月的小幅度走弱,其余时间主要的趋势是稳步升值。

第二阶段,2014年至2016年,非储备金融账户大幅逆差时期。主要特征包括:一是,经常账户顺差规模小幅波动。2014年至16年,中国的经常账户继续保持顺差,但顺差规模在2000至3000亿美元范围内小幅波动,顺差与GDP之比分别为2.3%、2.7%和1.8%。

二是,国际资本大规模净流出,非储备金融账户出现大幅逆差。2014年中国就已经开始出现资本外流,当年非储备金融账户逆差514亿美元,2015年逆差规模扩大到4345亿美元,2016年为4170亿美元。连续3年国际资本净流出9029亿美元,这是中国国际收支形势中首次遇到的严峻局面,对于任何一个新兴经济体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三是,储备资产余额快速下降。2015年和2016年两年,储备资产由于交易的原因下降6688亿美元,如果考虑汇率折算和净误差与遗漏因素,外储资产余额下降近万亿美元。

四是,人民币汇率由升值转为明显贬值。1994年汇改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高点出现在2014年1月14日的6.0412,此后人民币汇率的贬值压力慢慢开始浮现,2015年811汇改后,人民币贬值的压力骤然上升,兑美元汇率的最低点出现在2017年1月3日的6.9557。3年的时间,人民币汇率高点和低点之间,贬值幅度超过15%。

第三阶段,2017年开始,国际收支进入基本平衡的新阶段。主要特征包括:一是,经常账户顺差处于合理水平。2017年中国实现经常账户顺差1649亿美元,与GDP之比为1.3%,处于国际公认低于3%的合理均衡水平。

二是,国际资本改变此前大举净流出的局面,2017年非储备金融账户出现顺差,顺差规模为1486亿美元,可比口径2016年为逆差4161亿美元。

三是,储备资产余额出现“自然”回升,2017年储备资产因其本身的投资收益“自然”增值915亿美元(简单按照3%的投资收益率估算)。

四是,人民币汇率实现双向波动。在2017年1月3日贬至低点的6.9557后,人民币出现微弱的回升。5月引入逆周期因子后,人民币汇率阶段性走强的趋势更为明显,在9月初升至6.4617。虽然到年末人民币汇率重新回落到6.5120,但人民币双向波动的特征已得到确立。

  • 上一篇:锡马女超人独家专访|如果你只注意她的胸,那你就忽视了
  • 下一篇:欧洲多国刷新高温纪录突破40℃ 德国1天内4人溺亡
  •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sqygl.com 濮上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